当前位置: 首页>书库>书籍阅读> 我必封天

正文   第4章 麻烦来了,物竞天择。

书名:我必封天   作者:落叶本尊  本章字数:6492  更新时间:2015年09月24日 00:17

“刘师兄,这两人我们带走了!”走过荒山的涧口,两个白衫师兄与刘师兄打了个招呼。

  “嗯”这位刘师兄正在打坐,虽是黑夜,可一点看不出对方有何疲惫,此时随意的扫了两眼王寒以及马大虎,略微有些惊讶,不过也没多说什么。

  按照炼气卷上的记载,炼气三层就可以做到数月不必睡眠,不必吃饭,如今王寒还是炼气一层,后面的路还长。

  至于白家那边,对于忠伯与王寒没有回去禀告的事,隐隐觉得不妙,可白家也没胆子派人来天荡宗问话,只是在十里墩那里查询了许久,未果……

  “这里是外山宝阁,你二人各有一次进入阁内挑选宝物的机会,进去吧。”两个白衫师兄带着两人一路来到了位于半山腰的某间楼阁前。

  门前有着两个红衣老者把守,神色冷淡之际,此时两个老者冲着王寒,马大虎淡淡开口。

  白衫师兄见到两位老者后,很是识趣的站到了一边。

  “弟子遵命。”王丶马二人听后,神色大喜,很快就进入了宝阁内。

  其内宝气冲天,光华弥漫,看不清真实。

  两人进入之后,其中一个红衣老者也迈了进来,淡淡开口:“宝物只许选择一件,拿起就不能放下,一切随缘。”

  两人听后神色一凛,心底均都凝重了一些。

  “王寒,你先来!”马大虎眼神一眯,让了一步。

  “还是马师兄先来吧!”王寒也是双眼一眯,同样让了一步。

  “哼!马某就不客气了。”马大汉闻言也不在意,随后单手一晃,朝着东南角的某处霞光狠狠的一抓,顿时灵气一放,从其内弹出一道绚丽的乌光,当那光芒散去,才看清那是一把颇有灵性的巨斧。

  “哈哈,此斧不错!”大汉将巨斧拿在手中,掂量掂量,挥舞几下,顿时灵光喷洒,虎虎生风,竟是让他有种得心应手的感觉,更有电光从其掌心喷洒,更显威势。

  “雷电之体?”旁边的红衣老者见到这幕后,神色一变,再看向大汉时的表情,隐有激动。

  “走,随老夫去见掌门!”不等微微发怔马大虎反应过来,红衣老者单手一抓他的肩膀,一阵飘渺白雾飘散后,两人消失在了宝阁内。

  王寒同样面色一变,看老者方才的样子,似乎马大虎是个宝贝弟子,这对他来说,可一点都是高兴不起来。

  不过马上此子摸了摸怀中的古剑,略微放心了一些,又见身后暂时无人,便是双手一抓,朝着宝阁的北角,南角,各抓一通。

  这架势,浑然没把方才红衣老者说只能抓一件宝物的话语当回事。

  一团五彩之芒乍现,看也不看,直接扔进怀里,又一团红光弥漫,还是看也不看,直接扔进怀里,又一道白光隐现,还没出来,后方的脚步就响起了,王寒不慌不慌,将那白光拉扯了出来,放在了手中。

  “挑选完毕就赶紧出来。”后方又来个老者,不耐的催促了王寒。

  “弟子已经挑选完了!”王寒拿着手中的羽毛,恭敬的退了出去。

  “小子,你这羽毛是个飞行宝物,品质颇高,炼气五层之前你无法催动,老夫善意的提醒你一句,日后还需隐藏好,别给其他同门见到。”不耐的老者许是因为方才那个飞走的师兄告知他发现雷电之体的事情,对于王寒这边就提不起多大的兴趣了。

  “多谢前辈提醒!”王寒听到老者这话,立即明了,这老者说他运气不错。

  “这是储物袋,分出一缕灵气,就可操控,可载万物,其内乾坤巨大,你收好吧,里面还有外门弟子的服饰,一个月的灵药,灵石,记录本门的书卷等等!”出了宝阁,王寒早已把羽毛小心的收了起来。

  王寒激动的接过长老口中的储物袋子,连连作揖。

  “你二人带他去东峰洞府。”红衣老者手一甩,面前出现一道光幕,宝阁的大门缓缓闭合,冲着那两个白衫男子,吩咐一句。

  “是”两个恭敬答应,随后带着王寒朝着东面的山峰走去。

  外山分为东南西北四个峰,中间还有一个大广场,经过大广场的时候,王寒见到许多本领高强的师兄在那里进行拼命的厮杀。

  “还我储物袋!!”一个青袍男子正趴在地上,脸上都是血,储物袋已给另外一个高大青年抢走。

  “还你?这里是公开的战斗区,生死不论,你技不如我,留你一条命就已很是友善,记得下个月发了灵石,再来找我打,能打赢的话,我双倍还给你,打不赢我,你下个月的灵石丹药,还是我的!”高大青年冷哼一声,拿着对方的储物袋,扬长而去。

  这一幕落在王寒的眼中,身子哆嗦了一下,这一个月来,天荡宗的一切颠覆了他对于仙人的理解,对于仙门的理解,这里简直就是人间的地狱,哪里是什么仙门,能从这里活下去的,都是强者中的强者,魔鬼中的魔鬼。

  那两个带路的白衫男子对这一幕似乎见多了,神色没有半点的变化,也没有给王寒解释的意思。

  不知过了多久,两人把王寒带到了东峰的山脚处,在这里有着一处泉水流畅,却无芳草的洞门。

  “这是开启洞门的玉佩,自己保管好。”白衫男子一抬手,王寒的手中立马多出了一枚绿油油的玉佩,看上去灵性不小的样子。

  “多谢师兄!”王寒谢过。

  那两人转身离去,隔着有些距离,悠悠的提醒了王寒一句:“不要觉得这里的生存模式惨无人道,毕竟超乎凡间的力量,生命,都不能以常理来对待!!”

  声音渐渐远去,只剩下原地喃喃的王寒:“我要修炼,我要变强,我不要再受欺凌!”

  手中玉佩输入一道灵力,化作一道绿光直奔洞门而去,轰隆隆一声响,奇异的大门打开,王寒这一个月来见识了不少奇珍异事,此时也不觉新奇了。

  迈步而进,顺手收了玉佩的光华,洞门轰隆隆的闭合。

  洞内只有两间石室,一个用来休眠,一个用来打坐,背靠而行。

  这是王寒头次住洞府,其内的灵气明显比杂役处强了许多。

  小小的满意了一下王寒小心的来到了打坐室,盘膝坐下,十分小心的掏出了怀中的宝物。

  除了白羽毛之外,还有闪着五彩之芒的宝物,红光的宝物,这都是王寒拼了性命从那宝阁内取出,说来王寒也大胆,这若是给守阁的老者察觉,怕是王寒当场就要身首异处。

  五彩之芒的宝贝是一个蒲团,红光则是一口灵性十足的飞刀。

  天荡宗讲究个人机缘,气运,宝阁内的宝物杂七杂八,有好有坏,全凭门下弟子的运气,抓到好的就是好的,抓到坏的就是坏的。

  王寒从那红衣老者那里知晓了自己的白羽毛是个不错的宝贝,炼气五层之前绝难催动。

  现在这个五彩之芒的蒲团,看起来是帮着修炼灵气的,王寒站在原地打坐了一下,感应了灵气吸收的程度,然后又在蒲团上打坐了一会,顿时让王寒砰然心动了起来。

  有了这个五彩的蒲团,他吸收灵气的程度竟然比原地打坐快了十倍有余。

  这一发现,顿让王寒将身下的五彩蒲团惊为天物,面色都因此红润的不成样子。

  “发财了!”王寒喃喃自语,坐在蒲团上手舞足蹈。

  “过去十几年一直都在走背运,进了天荡宗,立马不同,难道我要翻身了不成?此地或许是我王寒的气运旺盛之地?”抱着几样宝物,高兴的不得了。

  眼前那口红光的刀子也不知威力如何,刚要实验,却从门外传来一个傲慢的声音:“王寒师弟,速速出来!”

  这声音出现刹那,王寒的脸色变得大为难看了起来。

  他早在杂役处便听人说起:外门师兄凶残无比,修为高的师兄时常会欺负修为低的师弟,要求师弟缴纳出一部分的保护费。

  王寒吓了一跳,连忙把自己的宝物,全都收进了袋子里,然后一脸赔笑的打开了洞门。

  来人身高八尺,膀大腰圆,眼珠如虎目,站在那里,宛如铁塔,身穿一身绿衣长衫。

  “这位师兄!!”王寒一脸阿谀,尽管不认识也不知对方是如何的识得自己,也先说尽了好话。

  “很好,挺懂事,金爷我做主了,收你一半的灵石,丹药,全都交出来吧!”大汉叫做金龟子,一来就开门见山,直勾勾的盯住了异常消瘦的王小儿。

  若敢说半个不字,就是触怒了天威,定要加以惩治一番似的。

  王寒心头苦闷有着说不出的滋味。

  刚刚从长老那里领来的灵石,丹药,就要献出一半,且看这架势,往后的每个月都要交保护费,不然将会有不小的麻烦。

  打量金龟子几眼,发现其修为远在自己之上,虽未曾动手,但光是对方所展露出的气势就远非炼气一层的气势可比

  无比烦闷的交了灵石,丹药,对方竟然连继续多看都不多看王寒一眼,扬长而去,对此王寒心头暗恨,越发觉得高强的修为才是用来说话的本钱! 

    回到洞府,王寒心有不甘,当时忍了,现在回想,就觉得烦闷。之前刚刚握着拳头说不给欺负,没过多久,自己又给欺负了,还偏偏不能当场发作,这是什么道理… 

    用了好一阵的功夫才压下了心头的沉闷,拿出储物袋内剩下的两颗灵石,两粒丹药,方才交保护费的时候,王寒都没来得及仔细观看灵石是啥样,直到现在他才看清楚,灵石其实就是好看的灵石,不过里面蕴含的绝非石气,而是天地间的灵气。 

    观看了好一会,王寒铺好蒲团,就要坐下修炼,看看灵石的效果如何。 

    然而这时,洞门外又传出一个不耐烦的声音:“里面的师弟赶紧给我麻利的滚出来,这是大爷的地盘。” 

    “聒噪”王寒又听到门外有声音,来者不善! 

    这下他面色一黑,眼神阴狠的摸了摸储物袋中的灵刀。 

    “再不出来,大爷就要冲进去了。”外面的声音,充满了不耐烦。 

 王寒再三安慰自己,最终还是收了蒲团,再次走了出去。 

    这次来的是个其貌不扬的清瘦男子,一对鼠目,个头不高,此人也是身穿绿衣,正摆出一副唯我独尊的样子,嚣张的站在王寒洞门前。 

    “麻利的,给老子把灵石,丹药全都交出来,不然就滚出这间洞府!”清瘦男子扯着嗓子,声音有些尖锐,用一种相当蔑视的眼神盯住了王寒。 

    “回禀师兄,方才已有师兄来这里收过保护费了,小弟初来乍到,不懂规矩,全将灵石给那人了,还望师兄谅解,小弟下个月一定给您留着!”王寒深吸口气,抱拳拜道。 

    “看不起我是吧?”清瘦男子大怒,随手一甩,一股灵气狂风乍现,随手一招就把王寒轰击出了足足的半丈之远。 

    王寒栽倒下来,张口喷出几大口的鲜血,面色瞬间苍白,检查体内伤势,已然重伤。 

    方才王寒见势不对,也曾进行防护,可他炼气一层的功力在对方面前彷如一只萎靡的土狗,对方想杀就杀,想玩就玩。

    “外门之地,除了广场,其他地方都不准公然抢劫,致人伤残,致人死亡,师弟如今只是稍微的重伤了对吧?”清瘦男子一收袖袍,风势减消,露出了一副相当满意的样子。 

    “巨风术,炼气三层才可施展的巨风术!”根据炼气卷的记载,方才这位师兄施展的乃是仙法,巨风术,王寒低呼。 

    “最后再问你一遍,有没有灵石,丹药,有的话都自愿的交出来,免得再受这等皮肉之苦,还有大爷我的修为乃是炼气四层,要杀你易如反掌,方才不过是手下留情而已。”此人方才还说此地不准杀人,转口就又用此点威胁王寒,也不觉矛盾。 

    “王寒谢过师兄的手下留情,所有灵石,丹药,全部奉上!”咬了咬牙,重伤的王寒,还是将剩下的丹药极为不甘心的交了出去。 

    “很好,你很懂事。挨了打才知道痛!记得下个月的灵石,丹药全都给老子留着,若有其他人来收,就报出我的名号,在这东峰,我刘源才是老大!”清瘦男子收下王小子的保护费,还不忘无耻的提醒一二。 

    “王寒记住了,刘源师兄!”咬牙切齿,却不敢表现半点,恭敬的送走了对方。 

    以防还有第三位师兄,第四位师兄来收取保护费…刘源走后,王寒于黑天匆匆忙忙离开自己的洞府,直奔东峰外的后山而去,以防再有师兄来收费,难以应对。 

    后山并不是善地,其内有着许多低价的妖兽,正所谓人妖不两立,外门弟子都很少踏及后山的区域。 

    不过对于王寒来说,那里虽有妖兽的凶险,但也比住在洞府等死强…王寒惹不起,却还躲得起。 

    “吃人不吐骨头,能在这里活下去,真不容易…”王寒内心苦涩,刚来的那股凌云壮志全都给这里的现实磨砂的体无完肤,略有疲惫。 

    以前在白府做个杂役,虽然受辱,可也无生命危险,而在这里,就是升为外门弟子,也还不如白府的杂役来的舒服。 

    隐隐间,王寒内心都有些懊悔来到这天荡宗,不过每每想起父母亲的仇,每每想起白家老爷恶心的面孔,他都要几欲作呕,报仇之心,越加强烈。 

    “一但学成会飞的本事,一有机会我就离开这里…”漫漫的黑夜,王寒心有忐忑,小心翼翼的进入了莽莽妖山的外围区域。 

    兽类多在夜晚活动,尤其是狼。 

    王寒长这么大还没有见过真正的兽类,以前的小猫小狗就不算了,如今忍着对于莽莽后山的恐惧,迈入其内,全都是给天荡宗的生存规则生生所迫。 

    “嗷…”走在荒草遍野的山石间,远处哀嚎不止,王寒身子一个紧绷,眼神抖抖的从储物袋掏出了那口冒着红光的刀子。 

   心底不受控制的恐惧,让这王寒只敢围绕外围寻找栖息之地,不敢推进深处,但尽管如此,深山内传来的吼叫,还是能让王寒的内心胆寒,有种给洪荒猛兽吓到的感觉。 

    “等老子修为高强了,全都宰杀了你们…”为了给自己打气,王寒突然骂骂咧咧了起来,壮了壮胆,栖身在了某处的山穴间。 

    周围一片漆黑,王寒小心的拿出五彩的蒲团,立即坐了上去,弄了些杂草将光彩掩藏,陷入了担心受怕的修炼中。 

    此时在王寒的洞门外,又有师兄光临,只不过王寒早已人去楼空… 

    半个月过去,王寒体内的灵气涨了不少,但距离炼气二层还有不少的差距,这个时候王寒的肚子“咕噜咕噜”的响了起来。 

    “该死,来之前忘记准备干粮了!”王寒面色一沉,停止了修炼,小心的收了蒲团,迈入了大片的杂草间。 

    “嗷…”又是黑夜,一头足有一米来高的黑狼,绿油油的眼珠,闪着凶恶的眼神徘徊在这后山的外围,好似在寻找食物。 

    王寒小心翼翼的踏步而来,藏在了一处宽大的杂草间,眼珠一动不动,死死的盯住了五丈之外的黑影狼兽,尤其是对方那双绿油油的眼神在这黑夜越加的显得明显,让得王寒提前得知了讯息。 

    “嗷…”黑狼的嗅觉何其的敏锐,几乎是王寒刚发现自己,它也闻到了肉香。 

    一声吼叫,前爪一刨,黑影呼啸而来,凶猛的冲向了王寒,五丈的距离仿佛不存在,十息将至。 

    王寒眼神一缩,对方的速度好快,让他心惊,可如今箭在弦上,只好一斗。 

    没有多少的时间进行思考,手上光华一闪,那口红光的飞刀出现在了掌心,接着王寒将自己的法力猛然一催,尽数灌入宝物,这些日子,王寒也曾测试飞刀宝物的威力。 

    那威力倒还不错,足以穿透一尺来厚的巨木。 

    可惜王寒的灵力太少,发动一轮灵刀的攻势,往往都要打坐恢复大半日,才能发动下一轮。 

    若非见那妖狼非同小可,王寒实在不想催动宝物。 

    尤其是刘源当初将他打成重伤,到了如今还未恢复,功力不好发挥全部。 

    “嗷”十余息过后,妖狼凶猛扑来,恶风惊人。 

    “去”王寒牙一咬,面色一寒,压住心头的恐惧,手中的飞刀对着妖狼的眼珠狠狠的甩了过去,黑夜之下,就是那对绿油油的眼珠格外的明显,又是属于要害,容易打中… 

    “砰”半空几道寒芒乍现,妖狼的前爪狠狠一抓,绿油油眼珠转动,一个踉跄的就将红光的飞刀弹飞出了半丈之远! 

    不过妖狼自身也是受创不小,它的前爪被刀芒直线冲碎,爆成了片片血雾,血肉横飞之余疼的此狼龇牙咧嘴,眼珠狂转! 

    等下它却是不跑反进,那对眼珠变得越发血红! 

    又是一声尖叫,此狼身子一动,并用另一只妖爪对着王寒的脑袋凶猛地刨去,黑夜下,妖爪寒光弥漫,凶威大增,那股凶恶气势足以令王寒这个小小的炼气一层修士浑身冰凉,心底骇然! 

    王小子立马面无血色,呼吸有些粗重,本来畏惧的眼神瞧着朝自己凶狠扑来的妖狼,却是渐渐的有些许的湿润升腾。 

    纵然以前再苦再累,在怎么的孤单,也没有此时天昏地暗,猛兽抓来时,遗弃天地之外的这种孤单来的更加清晰,以前的王寒虽然孤单,但至少还有旁观者,让他苦难的同时,能够感觉到耻辱。 

    而现在就连耻辱都不见了,剩下的只有深深的绝望,这股绝望让一向坚强的王寒眼角有了泪珠,仿佛眼前扑来的并非妖狼,而是孤独的爪牙,向他吞噬… 

    他的灵力消耗一空,宝物弹飞,已经忘记了如何去抵抗,只是本能的掏出了怀中的三寸古剑,这把古剑到底不是法宝,王寒的灵力半点都输入不进去,不过此剑断金裂石,兴许也可当作宝物一战,此时最后的依赖,给王寒拿在手中,握紧。 

    青年紧握的手掌在这黑夜显得是那么的清晰,那么的苍劲有力,那么的…那是王寒最后的求生希望。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iOS下载 安卓下载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