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书库>书籍阅读> 穿成暴君的医品香妃

正文   第3章 莫非自己眼花了?

书名:穿成暴君的医品香妃   作者:月依  本章字数:2547  更新时间:2021年05月20日 11:10

  进入寝殿,淡淡的薰香萦绕其间。脂若自然识得,此香正是出自花府御香坊的宁神香,皇后娘娘多梦,娘亲特意针对皇后娘娘的体质研制。为此还得了皇后娘娘的夸赞,并赏赐了紫金香钵以及紫金杵臼一套。

  

  此时正值初秋,气候虽暖乍寒,宫人许是担心殿内进了凉气,金棂雕花窗关的严严实实,初进内殿,难免使人稍感气闷。

  

  殿内凤榻上纱缦低垂,内隐约可见人影晃动,时而更是传出强忍疼意的低唏声。

  

  花脂若目不斜视,于凤榻前三米开外便止住了脚步,伏身叩拜而下,莺声恭言,“民女花脂若参见皇后娘娘。”

  

  “起来说话。”皇后语气温和,与四皇子的暴躁大相径庭,脂若不禁暗自腹诽,如此温声和语的人,怎会教出那般乖张暴戾的皇子。

  

  “谢皇后娘娘。”虽心有他念,花脂若却神情不变,垂眸观鼻颌首而立。

  

  “本宫素来信你花府,虽然半年前闻得你母亲意外身亡,却也知你已经习得你母亲一身技艺,因此依旧允了御香坊作为皇室专供。只是为何本宫用了凝脂膏却如此不适,你身为御香坊执掌,可有话说?”

  

  皇后娘娘性情温和待人淳厚,多年来对花府更是信任有加,自晨间开始便难受的紧,此时却只称不适,可见其宽仁慈善。

  

  “请娘娘恕民女无状,不知可否允脂若上前一观凤仪。”

  

  “允。”

  

  得皇后应允,凤榻旁的宫婢小心翼翼的打起纱缦,只见皇后身着月色素锦侧卧在上,长发随意的披肩而下,头顶朝阳髻上简单的插着一枚通透的翡翠钗。虽然未施粉黛,但观其眉眼却难掩娇顔,一双灵眸炯炯有神的注视着花脂若,脸上铜钱大小的红疹衬的肌肤愈加白晰。

  

  看来皇后年轻时,定是一个千娇百媚的佳人,否则也不会生下一个那般好看的皇子。思至此,脂若不禁暗自鄙夷自己,差点被那暴躁皇子掐死还忍不住夸他好看……

  

  如此思索仅在瞬间,凤威当前,脂若不敢迟疑,轻步上前细细的打量着皇后脸上的红疹。

  

  红红的斑疹微微凸起,且还有细小的皮屑脱落,患处略显干燥。

  

  花脂若不禁秀眉微颦,“敢问娘娘,近期可曾用过其他化妆品?”

  

  皇后神情不解的望着眼前粉雕玉琢的女娃儿,不解其意。

  

  “呃……民女的意思是,娘娘近期可曾用过别的香脂水粉?”一急,竟失了口,脂若俏脸泛起红潮,咬文嚼字的说话真让人难受。

  

  “这些年,我们娘娘用的香料都是出自你们花府的御香坊,别的香料从未用过。”一旁的宫婢回话,皇后也微微点头附和。

  

  “这位宫女姐姐,可否将娘娘近日用的香脂水粉给我看看。”

  

  “姐姐不敢当,叫我双枝即可。”那位叫双枝的宫婢回身从一旁的妆台上,拿起一方金丝楠木雕花的匣子,轻搁在凤榻旁的紫檀桌几上,小心打开异香扑鼻而来。

  

  大大小小的珐琅镶翠脂盒落入眼帘,花脂若拿起其中一盒打开放在鼻尖轻嗅,的确是出自花府的香料。依次查看而下,一个四四方方的锦盒里淡粉的脂膏吸引的她的注意。

  

  此乃玉凝膏,可润泽肌肤,使肌肤随时保持水盈状态,当初研制时脂若特意配了玉兰花进去,因此开盒便闻得淡淡的玉兰花香。但此时在脂若嗅来,却似乎不太对劲,玉兰花香背后却有一抹若有似无的异味。

  

  花脂若伸出纤指拭了一点抹在自己手背上,再次确认,没错正是银丹草的气味。这是怎么回事?

  

  “咦,怎么玉凝膏里竟然有银丹草的气味?没道理啊,娘娘的体质对银丹草过敏,御香坊里是严禁使用银丹草的……”花脂若轻喃,心底里暗自回忆此次进贡的玉凝膏制作当日,二妹花脂媚曾进过香坊,难不成……

  

  “银丹草!银丹草不就是薄荷草吗?”身后一个声音突然响起,将正在思虑的花脂若吓了一跳,要不是眼疾手快,手里的香盒险些摔落在地上了。

  

  猛的回头才发现不知何时,顔博尧已经站在了自己身后,花脂若脸黑黑的应道,“四皇子英明,银丹草的确是薄荷草。”

  

  “好大的胆子,明知道我母后使不得薄荷草,你们竟然在香料里加薄荷草,这不是蓄意谋害是什么!来人,把这丫头给我扣起来!”顔博尧又乍乍呼呼的吼了起来。

  

  花脂若满头黑线,这四皇子真是够了,动不动就大呼小叫,在背后吓人,真不知道他身边的人怎么受得了他。

  

  “尧儿,不急,且听脂若姑娘怎么说。”幸亏皇后适时的打断了四皇子乱叫。

  

  花脂若稳了稳心神,将手里的香盒放归原处,“回娘娘,御香坊供皇室香料多年,各宫主子的肌肤哪种香料用得,哪种香料用不得,自然是了如指掌。特别是皇后娘娘您对银丹草过敏,御香坊更是一刻也不敢忘。因此,花府的御香坊里,银丹草是禁入之物,更是万万不会在玉凝膏里加入的。此事究竟如何,民女的确不明白,想来必有奚跷,民女定会查明给娘娘一个交待。”

  

  “一派胡言!玉凝膏出自你们御香坊,现在玉凝膏里掺了银丹草,你却你说不知道,分明是巧言狡辩推脱罪责!”四皇子不甘的又嚷嚷开了,也不知他这性子是随了谁。

  

  花脂若一时气结,看向顔博尧的眼神冷冽了许多,本欲反驳,但碍于对方身份尊贵,加之皇后娘娘的确被玉凝膏所损,虽无大碍却的确有碍凤顔。努力压下心里的怒气,狠狠的扔了一记眼刀,索性不再理会眼前之人。

  

  “唉……”许是四皇子的嚷嚷声让皇后娘娘不甚心烦,微微一叹并未开言,四皇子闻得却不再说话,很是不虞的将头扭向一侧,似在与脂若赌气一般。

  

  见四皇子安静下来,皇后才温声开言,“本宫还是信任花府的。既如此,本宫脸上的红疹便交给脂若姑娘医治。至于害本宫的人,本宫给你机会查证,若能查出是谁人加害本宫,本宫必定重重有赏。”

  

  “母后,岂能如此便宜了她。”四皇子哪里肯依,顾不得赌气又嚷嚷开了。

  

  “尧儿,这事就照本宫说的做。你且退下,本宫乏了。”看来皇后对自己这个儿子颇为无奈,摆了摆手,双眼微阖养神不再与之言语。

  

  四皇子吃瘪,花脂若心情没来由的好了许多,双手轻捏在眼角与脸蛋上,伸出粉嬾的俏舌,冲着四皇子扮了个鬼脸,随即很快恢复如常,灵动的大眼睛六畜无害的眨了眨,好似刚才那鬼脸与她毫无关系一般……

  

  “你……你……”四皇子一愣,娇娇弱弱的小姑娘,怎会如此不顾仪态的扮鬼脸,莫不是自己眼花了……

  

  “哼!”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顔博尧重重一哼,拂袖而去。刚行至殿门口,却闻得,身后传来清亮的呼声,“四皇子且慢。”

  

  顔博尧怒意难平,回身瞪视着眼前的女子,闷声询道,“还想说什么?”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iOS下载 安卓下载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