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书库>书籍阅读> 穿成暴君的医品香妃

正文   第2章 长的好看有屁用!

书名:穿成暴君的医品香妃   作者:月依  本章字数:2393  更新时间:2021年05月20日 11:07

  花府正厅内气氛很是凝重,堂下伏跪数人,堂前一位年约三十出头,身着蓝缎锦袍宦官装扮的男子,正手持拂尘,神色严肃的数落着伏跪之人。

  

  堂下之人除频频颌首之外,无人敢作声回话。

  

  花脂若进入正厅,跪在最前列的花正安许是听到了脚步声,立即回身望去。一见花脂若入内,似乎松了口气,随即抬手抹了一把前额的汗水,压低声音喝斥道,“还不快跪下,看看你做的好事!”

  

  花脂若腰身笔直,不卑不亢的对李公公微微一福施礼,冷眼望着伏跪在地的父亲花正安,心底不禁替原主乏起一阵悲凉。

  

  原主如此聪慧灵动之人,怎会有如此不堪的父亲。略显苍白的脸颊,额头细密的汗珠,闪烁不安的眼神,无一不在展示他毫无担当的懦弱。

  

  “你便是花家长女花脂若?”李公公细长的声调响起。

  

  “正是民女。”花脂若颌首应声。

  

  “那这么说,送入宫里的贡香便是经你手调制的?”

  

  不待花脂若应声,一旁的花正安立即接过话去,“对、对,李公公英明,送入宫的贡香全数都是经小人的长女花脂若调制,李公公只管拿她进宫问话便是。”

  

  花脂若心底凉意更盛,这些年来,花府凭着母亲的制香技艺,从曾经普通的脂粉商贩逐步扩大经营,在京城开了数家分店赚的盆满钵满。

  

  而后更是凭着母亲一手研制的凝脂玉肌膏被皇室看中,御赐牌匾天下第一香。成为了皇室专供香料的御香坊。让同行好不羡慕,坊间戏言,花正安哪里是娶了一房媳妇,分明是迎了一只会下金蛋的金凤凰。

  

  可如今,母亲半年前死于火患,御香坊由自己全力看顾。泼天的富贵与自己无缘,眼前的灾祸却稳稳的将自己推了出去,全然不顾父女之情……

  

  花脂若微许的走神,被李公公的喝斥声打断,“咱家在问花脂若的话,你插什么嘴!”

  

  “是、是、是。”花正安诺诺应声,不敢多言。

  

  花脂若收拾心神,浅浅一笑应道,“回李公公,送入宫里的贡香的确均出自民女之手,不知可有不妥?”

  

  “哼!当然有不妥之处,今日皇后娘娘用了香以后,便起了不少的红疹,又疼又痒,花脂若你可知罪!”

  

  “哦?御香坊的香料供应皇室多年,从未出过差池,为何会出现此等状况?”

  

  “休得多言,咱家此次前来便是拿人回宫问责,一切言语待见了皇后娘娘再去辩驳。”事态紧急,李公公不再多做耽搁,手里拂尘一扫,大步向厅外走去,“来人,将花脂若带入宫中问话。”

  

  随行的两位小太监立即上前,本欲挟制花脂若双臂,但见其仪态端庄神色安然,似觉不妥便仅仅向外探了探手示意。花脂若感念对方以礼相待,微一颌首随在李公公身后大步而出。

  

  走出前厅,途经抄手游廊,一位年约十四身着木兰青双绣缎裳的少女掩唇讥笑,眸子里满是洋洋得意,“好姐姐,一路小心,你开罪了皇后娘娘,这一去再想回来怕是比登天还难了!”

  

  花脂若冷眼一瞄此人,正是陈氏的蠢货女儿花脂媚,“你且顾好你自己,我若有事,你岂会安生!”

  

  言毕,不再理会脸色微变的花脂媚,昂头大步而去……

  

  凤仪宫皇后寝殿

  

  一身着黄缎蟒袍,头戴紫玉束冠的男子在前厅来来回回的踱着步子,因神情焦虑一对好看的剑眉紧拧,刀刻般的鼻梁下双唇紧抿,浑身上下寒气大盛。一旁的宫人神情惶恐,惴惴不安。

  

  后殿锦丝屏风内传来时有时无的呼痛声,时而有宫人声音传出,“娘娘,张太医说用凉水可缓解疼痒,奴婢再给您敷一敷可好。”

  

  “哎,没用的,敷过以后本宫依旧疼痒难耐,没用的……”

  

  “花家的人怎得还不来,都是干什么吃的,没看见母后如此难受吗!”正人正是四皇子顔博尧。

  

  “四皇子息怒,李公公已经亲自去拿人了,这回子功夫应该进宫门了。”深知四皇子暴燥易怒,宫婢银珠壮着胆子端过茶盏递了上去,“四皇子先用茶,稍坐片刻。”

  

  顔博尧却并不领情,抬手重重的挥向银珠手里的茶盏,茶盏碎裂,滚烫的茶汤飞溅开来。

  

  银珠大惊失色,不敢多言,立即上前收拾碎片,四皇子性情乖张暴戾皇宫上下无人不知,此时发了怒,其余人等更是噤若寒蝉。

  

  不多时,宫人回报,花府的人来了。随后花脂若便在李公公的领引下进入寝殿前厅。

  

  花脂若颌首步入,还来不及福身施礼,只觉眼前一花,一道人影快速闪来。喉间忽的一紧,顿感窒息,一张虽俊逸非常却满是愤怒的脸仅咫尺之遥。再近一步只怕鼻尖都快撞上了,因为恼怒而加重呼吸,使得的滚滚热气扑面而来。

  

  “好大的胆子,竟然敢谋害皇后,你就不怕诛九族!”

  

  花脂若不防一进门,便有人来这么一手,喉咙被卡的紧紧的也说不出话来,只得瞪大眼睛,不停拍打卡在喉间的手腕。

  

  哇……什么人啊!也不知道有没有口臭……

  

  李公公一见赶忙劝道,“四皇子且先放手,她是花府的大姑娘。”

  

  “本王自然知道她是花府的人,她害我母后,我拧断她的脖子!”四皇子咬牙切齿的恨声言道,全然不顾脂若此时己经满脸通红。

  

  “尧儿,住手,你又把母后的话抛在脑后了。”后堂锦帘内传来皇后的声音。

  

  皇后叫停,顔博尧极不情愿的放手,漆黑的眼眸却仍旧狠瞪着脂若。

  

  “咳,咳,咳……”陡然放手,花脂若后退几步,猛烈的咳了起来,好一阵调整呼吸才看清眼前之人,五观俊朗剑眉星目,妥妥的帅哥。

  

  不过……一想到刚才差点被这人掐断气,花脂若顿时没了看帅哥的好兴致,禁不住碎声暗骂道,“神经病啊,一上来二话不说就掐脖子,长的好看有个屁用……”

  

  “你嘴里在念叨什么?”四皇子听不仔细,沉声问道。

  

  花脂若白了他一眼,懒得搭理他,转身向锦丝屏风后走去。

  

  “你想做什么?”顔博尧大步上前,一把抓住脂若手腕,眸子里满是警惕。

  

  “拜托,我不进去看看皇后娘娘的状况,怎么知道是怎么回事啊!”花脂若无语,麻烦不要老是动手动脚好不好……

  

  “哼,休得耍花样!”顔博尧这才放手,却还不放心,厉声警告。

  

  天,耍你妹啊……花脂若翻了翻白眼,转身入了屏风内。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iOS下载 安卓下载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