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书库>书籍阅读> 穿成暴君的医品香妃

正文   第1章 你确定要我死?

书名:穿成暴君的医品香妃   作者:月依  本章字数:2335  更新时间:2021年05月20日 10:50

  “妥了吗?”陈氏望着躺在地上口鼻流血的花脂若,满面阴霾的言道。

  

  “回陈姨娘,妥了,奴婢已经看过,没气了……”顾嬷嬷探了探鼻息,起身回话,语气里难掩得意。

  

  “做的好,晚些时候唤两个信得过的人,拖去乱葬岗扔了便是,老爷那厢我自有话说。”陈氏言毕,转身向房门外走去,这丫头活着碍眼,死相更是让人生厌。

  

  “是。”

  

  顾嬷嬷福了福身子,抬腿踢了踢花脂若,正欲随陈氏出去。却闻得身后传来一声响动,回头一望,当即大惊失色,“啊!活见鬼了!”

  

  “叫什么叫?”已走到门口的陈姨娘不满的回头,也被眼前的情景惊的失了言语。

  

  只见,花脂若直挺挺的坐了起来,口鼻血渍横流,黑眸圆睁定定的瞪着她二人,散乱的发丝落在额前,挡住了小半张脸,却挡不住眼眸里的恨意。

  

  “诈尸了不成?”见花脂若猛得坐起却并不说话,顾嬷嬷又惊又惧,壮着胆子上前探了探鼻尖,很快又缩了回来,“没死,竟然没死!”

  

  “死丫头还真是命大,这样都还死不了。顾嬷嬷,再灌!”陈姨娘气急败坏。

  

  “是,是,老奴这就兑药。”顾嬷嬷心里虽满是不解,却不敢耽搁,急忙从怀里掏出一个黄纸包,将里面的药粉倒入桌案上的瓷碗里,并续上水。

  

  花脂若冷冷的望着二人,身子沉沉的不听使唤,脑子里却清醒了不少。

  

  原本在实验室里享受着自己刚研制成功的安神香,却被巨烈的爆炸声送到了这个鬼地方。

  

  古人?而且还是蔫坏的古人!原主的记忆还在,花脂若颦眉迅速搜索原主的记忆,随着记忆重合,花脂若胸中腾起满腔恨意,好歹毒的人心!

  

  “动作快点!”陈姨娘被花脂若阴森的眼神看的头皮发麻,不耐烦的催促顾嬷嬷。

  

  顾嬷嬷加快动作,端着半碗黑乎乎的毒药来到花脂若身旁,刚一蹲下,目光迎上花脂若的眼神,顾嬷嬷药碗一偏,险些撒了出来,这丫头的眼神让人渗的慌,顾嬷嬷心里涌起莫名的恐惧。

  

  见顾嬷嬷心下犹豫,陈姨娘没好气的喝斥,“没用的东西,我来!”

  

  说话间,上前一步,从顾嬷嬷手里夺过药碗,狰狞的神情哪里还有素日里的端庄。抬手狠狠的捏着脂若的两腮,将苍白的樱唇强挤出一条缝隙,抬手便欲往嘴里灌。

  

  脂若牙关紧咬,左右摇头躲闪着。若不是身子实在无力,她眼不得一巴掌搧在眼前恶妇的脸上。

  

  刺鼻的药味迎面袭来,脂若稍一辩识便知此毒为噬心散,这种毒非同寻常,一旦服下五内俱焚如万蚁噬心,服用者是被活生生疼死的,死后七孔流血其状惨不忍睹。

  

  万恶的封建制度,没有法侓的约束,果然是为所欲为,视人命如草芥……花脂若恨意非常,用尽全力抬手一把扣在陈姨娘的手婉上,“你确定要我死?”

  

  “你必须死!”陈姨娘此时已失了理智,柳眉倒立如恶魔附身一般暗吼道,“今日你必须死,谁也救不了你,顾嬷嬷,来抓住她的手……”

  

  顾嬷嬷得令上前抓住花脂若的手臂,一张满是菊纹的老脸扭屈的几尽变形。

  

  花脂若反手一巴掌搧在顾嬷嬷的脸上,虽然此时虚弱力道不重,却足以让顾嬷嬷撒手跌坐在地。

  

  “你以为你们得了我娘的香谱便万事大吉了?”花脂若冷笑,深如古井的眸子里满是不屑,“就凭你们也能制出皇室贡香?”

  

  闻得此言,陈氏手下一松,脂若乘机挣脱陈氏的挟制,两腮捏的苍白,好一阵子才有了些血色。

  

  “我有了香谱,还怕不能制出贡香来?”陈氏虽不愿相信,却也停止了手里的动作。

  

  “哼!愚蠢!”花脂若缓缓起身,抬手理了理散乱的发梢,抚了抚裙摆的褶皱,下颌微昂,“若制成皇室贡香仅凭区区一本香谱即可,试问我当年何需跟在我娘身旁苦习十载,从而失了女儿家该有的乐趣?旁人家的女儿不是逛集采买衣饰,便是乘船游湖赏莲,好不自在。我何时如此惬意玩耍过?”

  

  花脂若踱步来到窗棂前的软榻上坐定,这具身子被她们如此折腾,实在乏的厉害。

  

  “我娘己然去了,这世上我本无牵挂。可是你曾想过,若我死了,每月依时向皇室供应贡香却是不会断的。库房里制好的贡香撑不到一个月了吧?若你们在这个月内,制不出相等水准的贡香,可是罪犯欺君。届时皇上怪罪下来,不止你,就是整个花府也是担带不起的。”

  

  此时的花脂若己经缓了过来,语气清朗,目光坚毅。

  

  “这……”陈姨娘有些迟疑,脸色越发苍白,原想着这丫头今日必有一死,适才才会不加掩饰的明面上下毒手,可若是真如她说的那般,该如何是好?

  

  “你以为你的那个废材女儿,仅凭一本香谱便可制出让同行趋之若鹜的贡香,真真是个笑话!”

  

  许是花脂若的不屑激怒了陈氏,又抑或是陈氏对自己女儿信心满满,闻得此言,青白交加的脸上顿时泛起一挥红晖,“休得唬我,你说这些无非就是想捡回一条性命,我岂会中了你的计!顾嬷嬷,给我掌嘴,我若不教训这个目中无人的丫头,难平心里的怒气。”

  

  看着眼前的花脂若,陈氏如同看到了她的娘亲秦氏。这些年,秦氏仗着自己调香手艺高超,在府里目中无人,连老爷都不放在眼里,还真以为整个花府都在靠她一人支撑。有其母必有其女,看花脂若刚才的神情,与秦氏生前又有什么分别。

  

  正在此时,房门外传来丫环碧枝慌乱的回禀声,“陈姨娘,大事不好了,宫里的李公公来报,说是皇后娘娘今日用了香以后,脸上起了红色的疹子难受的紧,正拿人问话呢。”

  

  “哦?”陈氏微惊,很快又敛了心神,阴阴的对脂若笑言道,“看来今日你终归是难逃一劫,现在轮不到我动手,自然有人动手。”

  

  随即对碧枝言道,“你去回李公公,说大姑娘这就随他进宫领罪。”

  

  同时向顾嬷嬷投去一个眼神,顾嬷嬷会意,上将正欲挟着花脂若的手肘,却被她厌恶的甩开了,“休得碰我。我自己会走……”

  

  言毕,神情淡然的向房门外走去,虽面色无惊,心里却暗自疑惑:原主本是制香高手,送进宫里的贡香怎么可能会有问题?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iOS下载 安卓下载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