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书库>书籍阅读> 盲王的盛宠医妃

正文   第5章 玉佩丢失

书名:盲王的盛宠医妃   作者:四月辞  本章字数:2148  更新时间:2021年05月06日 00:00

一整日时间,苏婉都识趣的不出现在厉言面前,而是去了府中药房,软磨硬泡的要了一些药材。

王爷贴身书童的身份在府中分外吃香,加上自己一张巧嘴,就连一些珍贵的药材也要到了些。

苏婉在房间里面捣鼓, 这几天也把自己这张脸搞清楚了,果然是因为中毒而毁的容,不过对她来说却不是什么难事,只是要耗费些时间。

而第一步要做的,便是内调外养, 苏婉顶着自制的排毒面膜躺在院中摇椅上悠闲晃着腿。

忽的听到外面一声嘈杂声, 本是不想理会,未曾想院门却是被推开。

管家急急忙忙的走进, 看着苏婉的模样吓了一跳,随即着急询问:“苏姑娘,你可曾见了王爷的双月玉佩。”

苏婉有些怔愣,想也不想的摇头:“什么玉佩?”

话音刚落,便有一道柔弱的声音传来:“吴管家何须多言,让人进去搜搜不就知道了。”

又是岳以柔搞的鬼?

岳以柔见管家不动,便就示意身后丫鬟:“进去搜。”

苏婉也猜出了她的用意,当即站起挡在门前拦住去路;“ 你们我可不放心,万一做什么手脚,我岂非是有口难辨。”

这个小贱人,倒是有几分脑子。

尖利的之间陷入掌心,岳以柔水眸有些薄怒,嘴上更是毫不客气:“你若是心里没鬼,又何须怕,拉开。”

几个丫鬟对视一眼, 上前就去拉苏婉。

双拳难敌四手,苏婉眼看自己要守不住阵地,便大声叫嚷起来:“飞羽, 飞羽。”

旁侧院子, 飞羽听着苏婉的叫嚷声, 蹙眉不去理会。

正在一侧听着小厮念诵兵书的厉言却是抬了抬手, 出言准许:“去吧,别把事情闹大。”

他倒是想看看,这个丑丫头如何化解。

听到主子的命令, 飞羽只得跃过屋檐, 准确无误的跳到苏婉面前。

“何事?”

话音刚落, 面前突然凑过来一张脸, 满脸的黄色液体,配上一张红肿的脸看着十分怪异可怖,惊了一下连忙后退。

苏婉拉住一脸嫌弃的飞羽,指着房间开口:“他们都说我房间有什么双月玉佩,你去搜搜有没有。”

身为厉言的侍卫,飞羽地位自然不一般,比起这些人,她更信这个毒舌。

“不去。”

飞羽冷声拒绝,一脸的冷酷。

岳以柔拽拳嫉恨看着两人‘亲密的’模样, 她来府中这么久也曾想着讨好飞羽, 然而他却一点颜面都不给自己,现在竟然对这个贱人如此亲近。

而苏婉看到飞羽拒绝则是丝毫不着急, 而是凑近低声说了一句。

只见飞羽面色一变, 冷着脸走进了房间。

小样,跟我斗。

苏婉又悠闲坐在身后椅子上,当看到岳以柔阴沉但是丝毫不着急的面容,顿时意识到事情没有这么简单。

果不其然,当飞羽走出的时候, 手中正拿着一枚环形玉佩。

飞羽看着苏婉,眸中有些狐疑之色。

苏婉被这样的目光一惊, 疑惑岳以柔是何时将玉佩放到自己房间里的?

“既然找到了就行了,此事就算了。”

管家并不打算追究,只因王爷吩咐过不能让苏婉离开王府。

然而岳以柔可不打算放过苏婉, 一改柔弱模样冷声开口:“吴管家,怎么能这么算了, 按照王府里面的规矩, 凡是偷盗府中财物,一律挑断手筋,赶出府去。”

苏婉站起含笑看着她, 理直气壮的反问了她一句;“你如何就一口咬定是我偷盗呢?这院子并非是只有我与飞羽能进,这栽赃真是拙劣又幼稚。”

苏婉心里已经有了猜测对象,心中有些难过。

“还狡辩,管家,王府中什么时候一个贱婢也能如此嚣张了,以后还如何立规矩。”岳以柔逼迫起了吴管家,殊不知吴管家根本不能发落苏婉。

苏婉丝毫不慌,反而是转身数落起了飞羽:“你好歹也是王爷的贴身护卫,竟然让人在你眼皮子底下动手脚。”

飞羽怒瞪苏婉,咬紧了牙关,一字一句极难蹦出:“还不是你懒的出奇,才...”

苏婉脸色顿时沉了下来, 冷哼看着他:“你果然知道真相。”

这几日她只与一个年纪稚嫩的小丫鬟亲近,看不惯她被人欺凌便就带回院里,对外说是让她打扫。

她刚才就疑惑,厉言好歹是个王爷,丢了一个玉佩算什么,合着他跟岳以柔一起算计自己。

飞羽面色一滞, 闭口不言。

“去把翠儿找来。”

管家当即吩咐,只要玉佩不是苏婉所盗,那他就好处理了。

苏婉打湿了帕子擦拭着脸,斜睨看向岳以柔, 后者却无半分慌张。

难道,她还有什么后招不成?

没多久,有仆人跑来,一脸苍白:“吴管家, 翠儿...翠儿留下一封信上吊死了。”

苏婉心里咯噔一声,想起那个不过十四五岁,分外腼腆的小姑娘,前日两个人还坐在一起聊八卦。

苏婉跌撞跑去翠儿的房间, 翠儿已经被放在地上,娇憨的面容此刻面如死灰,没有一点生机,只是手中却紧握着一支风信子。

风信子的话语,乃是对不起,这个小丫头已经悔过了。

岳以柔几人也赶来, 管家拿起书信,只见上面写着是她与苏婉一起偷盗玉佩, 而难以受内心谴责故而自缢。

岳以柔怒斥出声,想要先发制人:“苏婉,你不但偷盗玉佩,还逼死了翠儿。如此歹毒心肠,让本夫人如何留你在府中,来人,给我挑断她的手筋,赶出府去。”

苏婉回眸怒瞪着她,冷声开口:“你一个通房丫头也是个下人,厚颜无耻的自称什么夫人。”

这个歹毒的女人,这么小的孩子都不放过。

“你......”

被说中心中痛处,岳以柔再难以压制,杨手便要朝着她脸上打去,鲜艳的指甲已经染了毒,只要一掌,她便能让她成为真的夜叉,看她还如何魅惑王爷。

苏婉早有防备,待她扬起手便就后退了几步避开,扬声开口:“你们仔细看看翠儿的脖子,两道勒痕,指甲还有断裂,分明是被人活活勒死再吊上去的,又哪来的什么遗书。”

“你以为我们会信你的一面之词吗?”

岳以柔冷笑,水眸闪过一抹寒光,抬步逼近。

好一张利嘴,她要让她永远也张不了口。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iOS下载 安卓下载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