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书库>书籍阅读> 盲王的盛宠医妃

正文   第3章 撞破私会

书名:盲王的盛宠医妃   作者:四月辞  本章字数:2158  更新时间:2021年05月05日 23:32

“痛踹落水狗。”

苏婉利索的两脚脚踹了过去,游上岸看着水中挣扎的主仆,得意拍了拍手。

“跟我玩水,你们还嫩了点,这次就算我们扯平了,下次记得放尊重些,就算我是王爷买来的奴婢,也轮不到你来教训。”

说罢,苏婉大摇大摆的离开花园。

也没注意到暗处一抹身影正看着她的方向,瞧见这一幕,偷偷离开去了厉言的屋中。

翌日一早,苏婉就听到岳以柔落水受了寒昏迷在榻的消息。

提心吊胆的去了厉言屋中,本以为昨日一事,厉言怕是会替那岳以柔出头,谁知厉言就当没发生过似的,让她在身侧读了一日的兵法。

正读的口干舌燥,一道清冷的声音却是入了耳。

“你说你知道本王眼睛的秘密 ,不妨说来听听。”

一转头,苏婉看到一侧的飞羽正把玩着不知哪里来的小巧的匕首,翻转间被寒光闪了眼睛。

不知为何心中有些恐惧生出,怔愣了下才回话:“我那时只是想让你救我随便说的。我只是看出你眼睛不像是先天失明,倒像是中了什么毒 ...”

苏婉此刻心中有一个念头, 自己要是说错了什么话,这小命还真有可能丢了。

剑眉轻蹙,厉言好似对此答案有些不满。随口而说,便指到了他的眼睛,当真是碰巧。

话锋一转,厉言再次询问:“你是哪里人士,家中还有何人?”

苏婉面上一滞,心里犯了难。自己没有前身的一点记忆,万一这王爷再有个情报局什么的,自己说错了岂非又是一祸。

眸子一转, 苏婉掩面哽咽起来:“在青楼的时候我醒来就只记得自己的名字了,定然是被那人贩子打了脑袋失去了记忆,不过想来家中应该已经是没了人,不然也不会让我流落至此。”

失忆?

厉言薄唇紧抿,显然对这个答案并不满意,然而线报查探也是一个逃难的灾民而已。

这丑丫头说话方式着实不像青玄中人,更不像是失了忆的模样,他倒是要看看她能瞒到何时。

“继续念。”

厉言示意,苏婉心中松了口气,忙拿起兵书诵念。

她可不管他信不信,只要别再追问自己就行了。

直到入了夜,苏婉才从厉言书房出来,心中暗自埋怨着着万恶的资本家简直不让人休息的。

口干舌燥得只想赶忙回去喝两口水,未曾想府中太大迷了路,忽见隐秘处两道身影,苏婉刚想问路,却见那抹身影有些眼熟,仔细看去,才发现本该在床上躺着的岳以柔却与一个身穿斗篷的人会面。

两人行迹鬼祟,而在那黑袍人抬起手接过一张纸条时,苏婉看清了那是男人的手,手腕上的玛瑙串分外惹目。

苏婉躲到一侧抬头探望,心中震惊,这是在私相授受不成?

“什么人,出来。”

忽的一声娇喝声,苏婉一惊,这才发现自己衣角露出,一抬头便于岳以柔目光相对。

“贱人,是你。”

苏婉想也不想转身就跑,心中暗道倒霉,这岳以柔竟然在这与人私会,还被自己看到了,那自己被抓到岂不都是死路一条。

拼了命跑到花园处,忽的看到了厉言身影,苏婉心中大喜,连忙挥手求救:“王爷救命。”

岳以柔一惊,连忙隐去身形。

“救命,你...你的王妃要杀我。”

苏婉上气不接下叙述,一侧的飞羽却是出声训斥 :“一派胡言,我们王爷何来什么王妃,府中只有一个通房岳以柔岳姑娘。”

“不是老板娘啊?”

苏婉儿喘着气怔愣,连忙又急切解释:“我撞到岳以柔跟一个黑袍男人见面,她就开始追杀我。”

听此,厉言面容之上没有丝毫惊讶,只是淡漠开口:“你许是看错了,柔儿被你推入水中,如今还还在昏迷,本王不计较你推她入水一事,此事以后也无需再提。”

“她明明...”

苏婉忽的止声,瞬间意识到什么,讪讪的说了一句:“那可能是我看错了。

她怎么就忘了那岳以柔就是在给他戴绿帽子啊,看他样子肯定不可能不知晓,肯定是为了颜面不想将此事闹大,要是他恼羞成怒,自己可没好果子吃。。

厉言不知苏婉这乱七八糟的想法,只当她聪慧一点就就破,心中甚是满意。

苏婉心里还是惧怕身后的岳以柔,看着厉言要走,连忙快步跟上。

“王爷,能不能给我换一个房间?最好是门牢固点的。”

她总觉得岳以柔不会善罢甘休,还是得小心为上。

待几人走远,岳以柔方才从假山后走出,看着苏婉的背影满是杀意,但是看到厉言时,却是浓浓的情意与复杂。

然而转身,却将府中的一切消息放在了信鸽身上,飞出了王府。

这个贱人既然看到了不该看的,那她就必须死。

苏婉晚上机灵的睡在衣柜里,翌日醒来见门窗没有丝毫打开的痕迹才送了口气,只是出门便闻到了一股血腥味道,地上更是有些猩红色,摸了摸鼻子有些疑惑。

哪里来的血腥味,难道一大早就有人杀鸡?

正想着,一个丫鬟走来,催她去竹苑侍奉。

竹苑内,厉言正写着什么, 一袭青蓝色衣袍,腰间佩戴环形玉佩,衬着满院青竹分外出尘, 俊美容颜看得苏婉心跳不已。

这男人长得好看,可惜性格实在是太腹黑了。

“昨晚睡得如何?”

面对厉言莫名询问,苏婉木讷点头:“挺好的啊,一觉睡到天明。”

他怎么这问,难道昨天晚上发生了什么。

“蠢货,要不是王爷昨夜让人保护你,你以为你还有命站在这里吗。”

飞羽抱剑冷哼一声,一语点明了苏婉。

“昨夜?难道门口的不是鸡血...是人...”

苏婉惊恐的结巴起来,她就疑惑鸡血也不是那个味道,合着自己昨晚竟是在鬼门关溜达了一圈。

岳以柔果然不肯放过她,不就是私个会吗, 她这么冒险在王府动手,那不是等于直接告诉厉言她心虚吗。

不行,这王府是不能待下去了,再待下去小命都要没了。

“王爷,我在这王府是待不下去了,我得走,你放心,欠你的一万两我一定会还给你。”

苏婉做出发誓的手势,命都快没有了还抱什么大腿,昨夜她逃过了,今夜未必能逃的过。

一瞬间忽的想起了那个黑袍男人, 那样的相貌好似...好似在哪里见过。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iOS下载 安卓下载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