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书库>书籍阅读> 冷情顾总惹不起

正文   第2章 不相信她

书名:冷情顾总惹不起   作者:不许成精  本章字数:2453  更新时间:2020年08月02日 22:48

轻飘飘的一句话,却仿佛重锤狠狠砸在她心上。

整个房间里的记者都像炸开了一般沸腾。

唯有白清瑜,安静的躺在床上,心丧若死。

耳边传来嘈杂声,是顾业晟在下逐客令。

顾业晟不耐烦应付记者,能赏脸说出一个字已经是天大的新闻。

等顾业晟转身回来,看到床上女人的颓态,眼里闪过一丝波动,随后又被深深的恨意压住。

“知道我为什么不让那些记者说出你的名字吗?”

冷酷的声音从头顶高高传下来。

白清瑜缓缓开口,沙哑着声音自嘲道:“你是想告诉我,他们根本不敢冒犯你……是不是?”

顾业晟冷冷的笑了,这样的笑容,白清瑜再熟悉不过了。

对待任何他漠不关心的人,他都是这样一副态度。

“没错。你,没有跟我谈条件的资本。就连你这副身子,我已经玩腻了!”

顾业晟眼里不带一丝感情,像是对待陌生人一样平静的叙述:“你逃婚之后,我一直都在等你回来跟我解释,手机,邮箱,微信……你没有任何音讯。直到我等来了爷爷的死。呵呵……白清瑜,你该为自己做过的事情付出代价!如果你不想让人知道你放着名正言顺的顾夫人不做,非要犯贱回来爬我的床。那就记好了!下个礼拜天,爷爷下葬,我要你过来在他老人家墓前,忏悔!”

他接二连三的话语,已经让白清瑜有些招架不住,但是顾业晟提到了顾爷爷……

“是我对不起爷爷,我,我会去的。”白清瑜是真的愧疚。

然而下一瞬,她想到了妈妈。

她有这么一刹那十分想将事情的前因后果都和盘托出。

她是被林柔威胁才来求他救沈家。

可是,她要说这些,就得先让顾业晟相信她跟沈俊彦之间是清清白白的。

白清瑜小心翼翼开口:“业晟……结婚那天,你看到我跟沈俊彦在床上……”

不是真的四个字还没来得及说出来。

顾业晟高大的身躯已经俯下来,贴近她耳畔。

他的面上犹如寒霜覆盖,冷得让人不敢看一眼。

“闭嘴!白清瑜,你真让我恶心!”他的话语犹如恶魔在耳边的诅咒。

瞬间击溃了白清瑜的所有心理防线。

她有些受不了的大喊:“我不恶心!我是清白的!我没有背叛过你!”

顿了顿,白清瑜有些激动道:“那天我被下了药,没有力气,也说不了话。沈俊彦也有些异常,他把我当成了林柔。我一直在反抗,一直在反抗。你听到的女人声音也根本不是我的,是林柔提前合成好的!”

顾业晟漠然的站直看着她的辩解,那眼神就像是在看一个跳梁小丑,他薄唇轻启:“哦?是吗?你被下药了?那你为什么要逃婚?留下来让医生检查一下不就真相大白了吗?”

白清瑜现在才发现,林柔设计的毒辣之处。

她本来只以为林柔用妈妈病危的事引她离开是为了不让她顺利嫁给顾业晟。

却没想到还有这样一层恶毒的用意,这是根本不给她自证的机会!

当时,顾业晟看到了这一幕,及时救下了她,可他随后就吩咐手下将她关起来。

在她被关的时候,沈俊彦居然亲口承认跟她偷情,白家的仆人指认她为沈俊彦打过胎,还拿出了医院的监控和诊断书。

可叹她当时根本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

偏偏这个时候,林柔偷偷跑过来告诉她,她生母一直还活着,只是瘫痪了,生活不能自理。

当初妈妈跟白父离婚毅然决然净身出户,白父很快就给她找了后妈林海霞和继姐林柔。

妈妈为了不拖累她,一直都没有跟她联系。

林柔当时那样说了还给她看了一段视频,她怎么能不着急。

她那会想着,先出去看看妈妈,然后再回来跟顾业晟解释。

却没想到,在林柔的帮助下走出了教堂。

她就再也没有机会回来,手机被没收了,身份证、银行卡,凡是能证明她身份的东西,都被林柔抢了过去。

而她这两个月就跟傀儡一样,为了见到母亲,被她们牵制着四处寻人而不得……

“那天林柔告诉我,我的生母在多年前瘫痪,但她其实还没有……”一个死字还未出口。

顾业晟讥笑出声,眼里满是寒霜:“白景山亲口说过你的生母早就死了。你这么说的意思……是你的父亲在撒谎?”

他眼里的受伤愤怒厌恶夹杂混织在一起,那神情,分明已经对她失望透顶!

白清瑜愣了。

顾业晟不信她,她能预料到,可万万没想到,她的父亲白景山竟然会撒谎!

白景山对这个继女真好啊!

白清瑜这才发现,是她自己后知后觉,她被林柔母女捏在掌心玩弄了这么久。白景山跟她们朝夕相处,怎么可能不知道呢?

为什么!

白清瑜心中悲哀,这世上,谁都不相信她,谁都不爱她,是不是?

她只有妈妈了……

站在对面的顾业晟一直看着白清瑜,却见到她被自己戳穿了谎言之后却是一副生无可恋的神情。

他眉心间的厌恶根本无法掩饰,“快滚!别留在这里脏了我的眼!”

他长腿迈开,便快速的转身离开。

话已经说绝,白清瑜也不愿再赖在这里。

她捡起地上的衣物,翻出自己的电话卡,将自己整理好,低头走出了帝豪酒店。

白清瑜来到一家二手手机店,重新买了一部几百块的手机装上卡。

眼底不由浮上一抹自嘲。

两个月过去了,一切都已经成为定局,林柔将她的一切都还了回来。

可是,已经来不及了……

她走到街道上,忽然手机响了。

来电人却是此刻她最恨的人—林柔。

“事情办好了吗?怎么样?旧情人见面爽不爽?”林柔意有所指的声音从电话里传来。

头顶上,树叶沙沙作响。

冷风一吹,她的头脑瞬间清明了不少。

白清瑜很是冷静的回道:“没有。顾业晟根本就不原谅我。”

电话里,林柔讶异道:“怎么?你没有跟他上床吗?还是他对你已经不感兴趣了?啧啧啧,明白了!顾业晟现在已经今非昔比了,人家是盛天的总裁,这几个月见得美女多了。你这样的,他早就玩腻了!”

顾业晟也说过这样的话。

白清瑜闭了闭眼,清冷的声音传过去:“这件事我尽力了,我妈妈呢?你们把她送去哪个医院了!”

其实,若是顾业晟相信她的话,亲自去查一查海市的住院记录,就能查到她妈妈。

可惜,顾业晟已经不信她了。

“你妈妈?哼!你事情都没有 办好,我怎么把你妈给你!”林柔十分不满。

“你究竟想怎样!信不信我会报警,告你非法囚禁他人!”白清瑜恶狠狠道。

却没想到林柔仿佛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怎么是囚禁呢?她身体不好,我可是一直把她在医院里好好的养着呢。就是最近钱太紧,没工夫管她的医药费!”

沈家的那个单子若是做成了,回报利润可达近一亿。

白清瑜心中一沉,林柔会没有医药费?

电话对面,林柔越想心越热,命令道:“下个礼拜顾老爷子的葬礼,你代替白家去!我管你是蒙还是骗,都得让顾业晟在合同上签字!一会我就发你邮箱!记住!这是你最后一次机会!”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iOS下载 安卓下载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