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书库>书籍阅读> 偏执乔总太危险

正文   第1章 纵使死,也休想我救你

书名:偏执乔总太危险   作者:木木花语  本章字数:3181  更新时间:2020年06月02日 12:01

台风凛冽。

黑色宾利在暗夜中逆风疾行。

雨声噼啪,狂躁地拍打着车窗,像是怒吼奔腾的凶兽,任雨刷拼命的刮也刷不去窗前上行的水幕。

狂风不时裹挟着各色物体,翻滚着自车顶呼啸而过。

车内,驾驶后座,乔墨寒面容沉静,十指在键盘上翻飞,丝毫不受窗外末世一般骇人景象的影响。

倏忽,乔墨寒蓦地将膝上笔记本一合……

梓城水晶湾!

三年前,他与一期项目失之交臂,今日的二期,他志在必得!

三年,从八千万到十亿,从梓城龙头到Z国顶尖,值了!

想到这两个数、这两个层级,乔墨寒面上浮现一丝不易察觉的激动,又很快被另一种……更为强烈的情绪所取代。

他用三年的时间力挽狂澜,弥补了生意场上一次毁灭性的失误,却弥补不了他生命中的一次……不期然的屈辱。

思及那一年,那一天,乔墨寒垂放在身侧的手蓦地紧握成拳……

“凌千若……”

乔墨寒呢喃着这个名字。

或许,说呢喃并不恰当……

乔墨寒的语气虽低,却难掩其中咬牙切齿的意味。

驾驶位,何晨浑身一凛……

方才那三个字,老大的声音虽低,三年里,听过无数遍,他的判断,差不了。

如果还有什么不确定的,那这周围空气里蓦地凝滞下来的气息,也在向他证实着自己的判断。

当然,还有那一闪即逝的一抹银光。

银光……

老大,这是又把那条项链自胸口拿出来,捏在手心里了。死死地捏着,就像捏着那个女人。

“哎……”

何晨轻叹一声,心下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老大每次如此,倒霉的都是他!

“分神?”

果然……

乔墨寒不带丝毫温度的声音自后座响起。

“非洲那个项目,正缺人。”

何晨心下哀号一声……这个天气开车分神,确实是他不对。即便如此,也没必要将他送到非洲那个鸟不拉屎的地方去吧。

而且,他之所以分神,是有理由的。老大那个样子,换谁谁不怕?别说他此刻是在开车了,他就是开火箭,老大那样,他也怵啊!

“老大……”

何晨想替自己求个情,也稍稍转移一下老大的注意力。

然而……

这厢,他才开了口,便觉车前蓦地闪过一抹黑影。

何晨本能的转向,减速,刹车……

车子右方还是传来一丝异样的响动。

那响动,微不可察,却是让人胆战心惊!

何晨僵了一瞬……

那种感觉,他第一次经历,直觉却是清楚地告诉他……他撞人了!

“操!”回过神儿来,何晨本能地低咒,“谁特么这鬼天气出来晃?!”这空无一人的大街上,还专往他车子前方晃。

……

宾利车外。

暴雨铺天盖地,像自九重玄天倾泻而下的冰豆,砸在身上,又疼又冷。

凌千若却全然不觉。

艰难地自地上深及脚踝的急流中爬起来,迎着狂风,穿过重重雨幕,步履坚定地朝前方停着的那辆车走去。

擎天国际到王府大厦,这里是必经之路。

距离九点钟的签约会还有半个小时。

这样的天气,这个时候路过这里,眼前的……也只能是乔墨寒的车了。

十步!

凌千若却像是走了十年那么久。

……

宾利车内。

透过昏暗的车窗,透过挂在车窗上的雨幕,一抹纤细的身影入目。

乔墨寒看不清外面人的脸,心口却是蓦地抽痛。

有一些东西,深入骨髓。

譬如,痛!

譬如,恨!

譬如……

此刻,他手心里死死捏着的那条链子上,棱角分明的蝶恋花吊坠在掌心硌出的血迹斑斑的纹路!

再譬如……

蝶恋花吊坠中,那个藏起来的若字,如刀,三年来日日切割着最最柔软的心尖。

良久……

乔墨寒蓦地勾唇笑了,那笑意却是不达眼底……

“开车。”

乔墨寒薄唇轻启。

何晨一怔,随即乖觉地按下启动键。

……

一窗之隔。

狂风骤雨里,孱弱的身躯如树上挂着的一片孤零零的叶,倔强地抓着滋养自己的大树,纵然风雨无情抽打,亦不肯松手。

雨幕墨窗,她看不到车内那个人的脸,却知道,他在看着她。

凌千若紧了紧垂在身侧的手……

右臂传来刺骨的痛,左臂,沉得像有千斤坠在拉着。

恰此时……

引擎声起,凌千若心下一紧,面上浮现一丝慌张……

爷爷已经是再生障碍性贫血晚期,造血功能衰弱,各个器官也逐渐衰竭,乔墨寒是目前能找到的唯一一个骨髓配型成功的人。是爷爷最后的希望。

她不能让他走!

“爷爷,等我……”

凌千若喃喃着,费力地抬起左手,鼓足力气在挂着雨幕的车窗上拍了两下。

爷爷是自己心中唯一视作的亲人的人,陪着自己从小长大,今天,就算死,也要求得乔墨寒救他。

这么想着,凌千若又在车窗上拍了两下。

车窗缓缓落下,露出乔墨寒俊美无俦的脸。

凌千若惨然一笑……

三年!

三年前,不辞而别之际,她想过无数种他们再见面的场景,却从没想过会是这样的方式。

他坐在车里,矜贵如神祇,她全身尽湿立在狂风骤雨里任风雨拍打,卑微狼狈如上天极力想要冲刷掉的尘泥。

然而……

乔墨寒眼中,眼前女子墨发翻飞,黑色衣裙随风鼓动,勾勒出一侧纤薄玲珑的曲线,精致的俏脸惨白,一双星眸水润中透着倔强,整个人犹如罹难的九天玄女,让人忍不住想要……揽其入怀,疼惜呵护……

疼惜?

呵护?

乔墨寒剑眉微蹙,闭了闭眸。

再睁开眼,眸光已是平静如一潭幽深的泉,让人看不到半点波澜。

“这位小姐,可有事?”

乔墨寒薄唇轻启,语气淡漠疏离。

凌千若紧了紧垂在身侧的手……

痛!

这位小姐?!

三年,她以为,他会恨自己,却不想,他已经将自己忘了,忘得彻底。

呵……

凌千若自嘲地勾唇……

也好!

“我叫凌千若,我知道乔先生时间宝贵,我想请乔先生救一个人,条件,任你开。”

汽车没有启动,引擎却也没有熄火,凌千若知道,自己的时间……不多了,是以开门见山。

“呵……”乔墨寒冷笑,“……既然知道我是乔墨寒,凌小姐,凭什么敢来求我?”

凌千若抿唇……

“只要乔先生愿意捐献骨髓救我爷爷,我凌千若愿为牛做马……”

“为牛做马?”

乔墨寒挑唇……

“凌小姐可真幽默,我又不是农夫,要牛要马做什么?”

“我要怎么做,乔先生才肯同意?”

凌千若面上带着一抹决绝,声音却是越发低沉沙哑,像是虚弱至极,也像……似有若无的撩拨。

突如其来的沉默在二人之间蔓延。

良久……

乔墨寒突然勾唇一笑,“倘若凌小姐诚心想救自己的爷爷,不如,上车来谈?”

……

车内。

前后座之间的挡板已经落下。

乔墨寒坐在中间的位置,留给自己的空间有点……逼仄。凌千若本能地缩向身后,身体紧紧贴在汽车内壁。

车内的空调有点凉,打在本已湿透的衣服上,凌千若不自觉地打了个寒噤。

“凌小姐觉得冷?”

乔墨寒邪笑着伸手,勾起凌千若小巧尖细的下巴,迫她仰头直视着自己。

当然,也拉近了两人之间的距离。

“还……还好……”

凌千若声音低低的,眼神亦是带着些微迷离。

“还好?”乔墨寒似是认真的看着凌千若片刻,随即挑唇道,“凌小姐脸红了,既然不冷,就是热了。”

说话之间,乔墨寒已经伸手,将车内空调调至最低。

冷!

冷彻心扉!

像……如今,面前的他!

凌千若压抑着身体极度的不适,“乔先生,求你,求求你,救救我……”爷爷。

“求我?”乔墨寒挑唇邪魅一笑,“凌小姐此番模样,让我想起三年前的一个夜晚,也是有一个女子,这般期期艾艾地求我,不过……”

乔墨寒猛然用力,将凌千若贴在车壁上的身体拉进自己怀中,随即俯在女人耳边,呵着气耳语道,“……不是在车里,是在床上!你猜,我有没有放过她?”

“求求你……”

凌千若艰难地从乔墨寒怀中抬起头来,星眸半合,喃喃道,“……救救我……”

“救你?”

乔墨寒唇角微微勾起一抹冷凝的弧度,低头俯视着怀中夜夜如梦的人,眸中情绪复杂。

良久……

“除非我死!”

乔墨寒的话,让凌千若浑身又是一阵战栗。

紧接着,身后凉风袭来……

凌千若的意识彻底陷入混沌之前,乔墨寒决绝地将她推下车,车子绝尘之际,一抹银光自车内飞出,正落在眼前……

凌千若费力地抬手拾起……

冰凉的链子一圈圈紧紧缠着一张用塑料封皮卷起的支票。

一百万!

蝶恋花!

三年前,自己离开之际,留下的最珍贵的东西和留在他桌子上的链子。

如今,他用这种方式,还给自己了。

了了!

一切都了了!

一滴清泪沁出眼角,随即,迅速融入这渐强的狂风骤雨中,再无迹可寻。

……

王府大厦。

两鬓斑白的男人放下笔,热切地握着乔墨寒的手,“后生可畏,真是后生可畏啊!乔先生,咱们合作愉快!”

“谭总,合作愉快!”

乔墨寒浅笑着伸手,那被称作谭总的男人脸上的笑却是蓦地一僵,“乔先生受伤了?”

乔墨寒低头,顺着谭总的目光望去,墨色西装内,洁白的衬衫上,一抹殷红的血迹妖艳,却更……刺目!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iOS下载 安卓下载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