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书库>书籍阅读> 武神至尊

正文   第六章 现在的女生这样对待大英雄的吗?

书名:武神至尊   作者:我吃面包  本章字数:3547  更新时间:2014年10月30日 14:06

难道是这个救了我?林飞从胸前掏出一块环形玉佩,若有所思。

狂喜过后,林飞逐渐冷静了下来,努力回想刚才的情形。

记忆中,孙光门那一掌恰恰击中自己胸前的玉佩。

那一刻有一团耀眼的白光爆发,林飞想来想去,唯一怀疑的对象就是这枚玉佩了。

这枚玉佩是林飞以前在外门弟子时,外出历炼,在一个三阶魔兽的巢穴中发现了。

当时那三阶魔兽拼死守护生命般守着这枚玉佩。

林飞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那魔兽击毙,夺得这枚玉佩。

可是研究来研究去,也不知这枚玉佩到底有什么用处。

后来只是将它当作一般的饰物佩戴在胸前,聊以作为自己斩杀三阶魔兽的纪念。

毕竟,即使林飞以前是凝气九层的实力,但也不是随随便便就能够斩杀一个三阶魔兽的。

可是这一次,似乎就是它救了自己。

莫非,它有一些特殊的用处,自己没发现?

看来,等这件事过后,要找一个时间再好好研究一下它了。

想起刚才孙光门爆发出来的比肩元气地境的实力,林飞心有余悸。

霸血浴魔术,不但名字响亮拉风,而且施展出来确实也威力惊人。

林飞猜想它应该是一类激发人类潜能的秘术,这类秘术以透支牺牲自身的精血和生机为代价。

通过特殊方法,将自身的潜能超标激发出来,能爆发出比平时高好几倍的实力。

不过这种秘术所激发出来的实力,只能维持一段的时间,不能长久。

而且这类秘术使用之后,一般会留下后遗症。

因为它本身是以透支自身精血为代价的,使用过后,往往要花费很多精力去恢复。

所以,如果不是紧急关头,这类秘术一般是不会被使用。

也可以看出,刚才林飞确实是把孙光门逼急了。

凭着凝气三层的实力,能把一个凝气九层的武者逼成这样。

即使是一个受了伤的凝气九层,也确实不容易。

林飞摸了摸鼻子,多少有点自豪啊。

望了望不远处孙光门满身血污一动不动的身子,真死了吗?

林飞小心翼翼地走了过去,慢慢走到孙光门身边。

忽然一跃而前,动作凌厉,如猛虎下山,全力在孙光门的胸口心脏的位置连击三拳。

孙光门的胸口顿时响起砰砰的沉闷回声还夹杂着喀嚓喀嚓的骨头断裂声,并应声陷下去一个深凹。

击完三拳后,林飞的神经才彻底放松。

用脚尖挑了挑孙光门的身子,发现他已经死得不能再死了。

“呵呵,怎么样,刚才早就劝告你有话好好说。你偏要打,现在怨得了谁啊。知道我的厉害了吧。哼”

林飞有点小人得志的感觉了。

视线掠过孙光门的尸身时,忽地心中一动。

只见其左手中指上套着的一个戒指在蒙胧月光柔柔流转着光晕。

空间戒指!

林飞马上认了出来,这是元武界中武者用的一种储物工具。

虽然表面看起来就那么一丁点的东西,似乎根本装不了东西,实则里面大有乾坤。

而且空间戒的存取十分方便,用意念直接控制就行。

最低级的空间戒指里面的空间大概是几立方米左右,好点的能有十几立方,高级的里面则有几十立方米甚至成百成千立方。

据说一些顶级的空间戒指里面甚至能装下一座大山。

不过一分钱一分货,那些顶级的空间戒的价值也是无法估量的。

不过即使是一些低级的空间戒也是价值不菲,林飞以前虽然曾是华阳派外门弟子第一人,不过却没拥有过。

因为他痴迷于修炼,拥有的财富基本全投入到修炼之中,根本就不舍得去购买其它的东西。

反正他留在身上也没有用了,不如我笑纳了吧。

林飞顿时两眼发亮,见财起意,大大方方地把孙光门左手戴的空间戒摘了下来,美滋滋地套在自己的手指上。

干完杀人越货的事情后,林飞眼睛一亮,才注意到不远处空地上还躺着一个裸女。

刚才林飞和李妙的注意力全都集中在孙光门的身上,生死关头,谁也没有多余的精力去想其它事。

李妙一直瘫倒在林间空地的粉红色被子上,而且一直是赤裸裸的。

此时见孙光门已死,死里逃生,大难避过,彻底放松下来,正在慢慢平复自己的情绪。

见林飞向自己望过来,微微报以一个感激的眼神,毕竟,对方救了自己。

可是,下一刻!

啊……,你转过身去,不准看!

李妙这才想起此时自身的处境,还是赤身裸体,一丝不挂!她羞愤欲绝!

从小到大,从来没有男子看过她的身体,那是自己视为最神圣不可侵犯的隐私。

可是,就在今天晚上,自己的身体,却赤裸裸地,毫无保留地,被两个男人看过精光。

一想到这,让她简直无地自容。

更可恨的是,眼前的这个男人,此时居然还在打量着自己的自体。

甚至,李妙觉得对方的眼神放肆地夹杂着一种评头论足的意味,这实在太过份了!

瞬间,又羞又愤的感觉充斥心间,脸色潮红得差点滴出血来。

“色狼,再看一眼,我挖了你的眼。”

林飞无奈地转过身,搞什么嘛,明明地上死的那个才是真正的色狼。

我可是救了你的大英雄啊,怎么了,现在的女生都是这样对待大英雄的吗。

再说了,刚才又不是没看过,都看来看去的了,再看看有什么关系。

林飞心里多少有点委屈。

没一句多谢就算了,竟然管我叫色狼,简直恩将仇报。

想起李妙那玲珑曼妙的、如赤裸羊羔般的身体,林飞不由得咕地吞了吞口水。

李妙见林飞真的将身子转过去,不再盯着自己的身子看,这才稍稍放下心来。

连忙捡起旁边的睡衣,如火烧屁股般的速度穿好,仔细反复检查了四五遍。

确定那睡衣已严严实实将自己的身体包裹起来,再无遗留,这才放下心来。

噫?

我恢复力气了?

穿好衣服,李妙突然想起,自己的手脚不再软绵无力,而是恢复了力气。

原来刚才孙光门只是暂时封闭一下她体内的脉络,因为还打算吸取她体内的元阴。

自然不可能真对她的元气动什么手脚。时间一过,她体内的元气自然就会恢复。

略一动转元气,觉得畅通无碍,真的是恢复如初了。

李妙不由得长长吁出了一口气,一颗心终于放松了下来。

知道今晚的磨难,终于是彻底的过去了。

“好了,你可以转过身来了。”

好像在哪里见过你?

直到这时,李妙才有时间和心情仔细打量起林飞。

刚才第一眼看见林飞,李妙就有似曾相识的感觉。

不过形势所迫,没有深究,这个念头只是在脑海中一闪即过。

你……?

是他……?

李妙脸上忽然闪过一丝异色,脑海里掠过一个呆傻的身影。

但又马上否定,因为那根本不可能。

从刚才的表现来看,眼前这个人无论身手和心智,都是一等一的。

怎么可能和那个人扯上关系呢?

可是……,细细一回忆,确实太像。

何止像,简直就是一模一样啊?

傻子!?

你真的是傻子!

终于,李妙惊叫了出来。

素手轻捂着自己的小嘴,满脸的震惊,这人竟然真的是那个傻子。

这太不可思议了,平时那个傻子,傻里傻气,痴痴呆呆,人尽可欺,是那么的无用。

与今晚的表现是多么的不同啊。

这怎么可能,一个人的身上,怎么会出现这样绝然不同的两面呢?

认出林飞的身份后,李妙的心里那是能有多震憾就有多震憾。

李妙口中傻子两字一叫出口,林飞脸色蓦地一寒。

望向李妙的眼光陡然起了一些微妙的变化。

看来,这个女生,也是这三年来一直小看、歧视自已的人的其中一个。

想到这,林飞的脸上马上挂起了冷漠的神色。

对于蔑视自己的人,林飞可是从来不会有好脸色的。

看着眼前的林飞,李妙内心也是复杂之极。

这三年来在李妙的心目中,林飞一直是个傻子的形象。

但是今晚林飞突然出现,举止言谈不但不傻,反而可以说得上聪明机智。

但就是这样一个聪明过人的人,这三年来却扮作一个人尽可欺的傻子,这样忍辱负重到底是为了什么?

此人能够扮作一个傻子忍辱三年,心机何等的深沉!

城府是何等的深沉!

想到这,李妙此时心中不禁暗暗警惕起来。

望向林飞的目光不自禁生出了几分猜忌和恐惧,看过此人以后还是少接触为妙。

林飞把李妙的神色变化尽看在眼里,轻轻自嘲一笑。

冷哼一声道:“怎么,突然开始害怕我了?你放心,我的宗旨是人不惹我,我绝不惹人。你与我之间,素无交往,从今以后也绝无交往。今晚的事,只是一个例外,忘了吧。”

为了她自己差点与孙光门性命相搏,没见她有一丝感激之意,反而马上对自己起了猜忌,林飞心里面像吞了一只苍蝇。

李妙闻言一愣,旋即知道林飞已经看透自己的心思。

心下不禁有点悔意,或许,自己误会了他。

可能人家有自己的苦衷,自己没来由的摆出一副猜忌他的神色,是不是过份了点?

冷冷抛下一句话后,林飞没再多望李妙一眼。

径自去林子间找了一处泥土松软的地面,挖了一个坑,将孙光门的尸体丢进去填好泥。

“如果你觉得我还算救过你。今晚的事,和关于我的事,我希望你不要对任何人提起。而且,从今以后,我们不再认识。”

不知为什么,林飞觉得今晚的事还是不传出去的好。

虽然,对于华阳派来说,今晚的事自己没有任何做错的地方。

杀了一个企图玷污本派杂勤弟子的外人,被门派知道了,反而有可能受到嘉奖。

不过再世为人,林飞开始学会了谨慎,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做人还是低调点好。

抛下这句话,林飞没看李妙一眼,头也不回,径直大步向林子外面走去。

“你……,你干什么,我又没得罪你,为什么用这样的语气对我说话。”

不知为什么,李妙又气又愤,泪水几乎要不争气地流出来,不过还是拼命忍住。

见林飞甚至都不转过身来看自己一眼就直接向林子外面走去了。

再想起今晚的遭遇,万分委屈的泪水终于再也忍不住,溃堤而出,猛地咬咬牙,大声地向林飞的背影叫道:“你放心,我会保密的。”

然后头也不回,从另一个方向飞奔出去,离开了林子。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iOS下载 安卓下载

返回顶部